摘要:

【报告期:0203-0209 2020】

新闻简述:

25日,默沙东宣布为了让公司成为一家领先的研发型生物制药公司,决定将现有的女性健康产品(包括NuvaRingImplanon)、过专利品牌药(包括Zetia等)和生物类似药(包括英夫利昔单抗、依那西普和曲妥珠单抗类似物)等资产剥离出来,成立一家独立的上市公司,新公司暂被命名为“NewCo” 。拆分之后,管理团队可以更专注于各块业务的快速成长。而默沙东将保留并继续专注于肿瘤、疫苗、院内产品和动物保健产品等领域的产品开发,并继续大力投入研发来挖掘多个科学领域的突破性创新疗法,赋予产品管线更高的价值。

26日,GSK宣布启动将生物医药和消费保健品业务顺利剥离。剥离之后,GSK将拆分成两家公司,一个是在基因和新技术专注于免疫系统相关科学领域研发的新的葛兰素史克公司,另一个是在消费者保健领域的领先公司。

浩悦观点:

默沙东2019年全年实现总收入468.4亿美元,同比增长11%。其增长主要来自于几款明星产品的贡献,尤其是KKeytruda,不仅以54.6%的增幅突破110亿美元大关,而且把竞争对手Opdivo远远甩在身后。除此之外,9价宫颈癌疫苗Gardasil 9在中国获批后一直供不应求、创下37.37亿美元销售新高,跟阿斯利康和卫材深度捆绑合作的Lynparza(奥拉帕利)和Lenvima(乐伐替尼)也表现亮眼。GSK 2019全年收入338亿英镑,增长幅度为8%。其中消费保健品业务收入为90亿英镑,增长17%;疫苗业务收入72亿英镑,增长19%;处方药业务收入为176亿英镑,与上年持平。

跨国大药企近年来也在承受多方面的压力,尤其是随着全球专利悬崖的到来,不少重磅药物将面临降价。而在跨国药企中默沙东压力尤为巨大,近10年默沙东的营业收入一直在390亿美元至480亿美元之间波动,仅有三年实现增长。近5年中,除了2014年上市的K药外,几乎没有重磅新产品上市。为应对危机,默沙东也正在通过积极的并购,迅速加强自己的创新管线。GSK当前的优势业务集中在呼吸疾病、艾滋病和疫苗三大领域。但是,由于受到定价压力的增加以及仿制药的侵蚀,去年GSK整体呼吸管线的销售额下降1%。在疫苗领域,GSK不同产品各有胜负。但在增长最为迅猛的抗肿瘤药物市场,GSK只能作壁上观。过去一年,GSK在肿瘤领域广撒网,布局了多个不同的作用机制药物,决心要在肿瘤和免疫领域实现重大突破。

受政策等因素的影响,创新药与仿制药企业的估值分化正在加剧,“聚焦创新”可令公司在资本市场获得更高的估值,同时也扩宽了子公司的融资渠道。比如此前辉瑞剥离其成熟业务并入旗下子公司普强,并于201911月正式与仿制药巨头迈兰合并成立新公司Viatris。未来,战略剥离成熟业务或成为更多药企的发展选择。

交易综述:

生物医药:受假期及疫情影响,交易数量并不多,私募融资方面,艾棣维欣完成3,000万元股权融资,斯微生物完成A+1,000万元融资;IPO方面,康方生物提交港股上市申请,Beam TherapeuticsSchrödinger完成美股纳斯达克上市。其中药物发现计算软件解决方案龙头企业Schrödinger值得重点关注,全球营收排名前20的药企都采用了其药物发现预测平台,并且正在将其计算平台向材料科学扩展。另外Beam是张锋、刘如谦、J. Keith Joung创办并上市的第二家基因编辑治疗公司,与Editas相比,技术基础在CRISPR/Cas9之外增加了Cas12b核酸酶为基础的DNA编辑技术,和Cas13a核酸酶为基础的RNA编辑技术,同时根据技术特点扬长避短构建了三种递送系统,分别对应三条主要业务线。

IVD与精准医学:IPO方面,安派科完成美股纳斯达克上市,东方生物完成上交所科创板上市。

智慧医疗:兼并收购方面,阿里健康80.75亿完成对天猫医疗电商收购。